有点难受,没有什么文笔,转两篇微博吧。一篇是王传君的,一篇是王志安的。

王传君微博

王志安微博

滴滴顺风车是有原罪的企业,它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空间里暗示(其实是明示)两性社交属性,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国会容许一家企业么做。滴滴顺风车在最初的逻辑设计上就走上了邪路,经过滴滴的反复筛选,留在这个市场的相当一部分司机,本身就是别有用心和心怀不轨的人,现如今的恶性刑事案件,不过是问题集中爆发而已。

有人说,对于那些纯粹就不想活了的犯罪份子,作为一家企业怎么防范?这种说法是洗地。

对于滴滴顺风车而言,这些犯罪份子,根本就是他们有意筛选出来的。他们当然要负责。没有这多暗示性的导引,会有心怀不轨的人聚集了?没有对女性乘客个人信息的浏览和评价权限,犯罪分子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下手的对象么?这个案子如果发生在美国,滴滴被赔破产都是可能的。但在中国,闹成举国关注,赔给死者家属三倍死亡金,就是对消费者高抬贵手了。

监管领域的原则是,对于不必要的和不应该的风险,应该是零,这个和概率多少没有关系。分享搭乘的监管原则,应该禁止一切社交导向,变成纯粹的出行工具。

监管部门该出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