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常说的三文鱼,特指生长在海水中的“大西洋鲑鱼”,经过深度冷冻后可以生吃,而淡水虹鳟鱼,不能直接生吃。即便有(虹鳟)的字样,消费者如不注意,仍可能混淆,想当然地认为可以生吃。当这所谓团体标准是由直接既得利益者——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同三文鱼分会成员单位提出的时候,更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此举恶意引导的用心。

本来中文里的三文鱼,特指大西洋鲑鱼。三文鱼不是生物学名称,它是英文Salmon的音译。最初翻译的时候,就是特指大西洋鲑鱼。而在英文中,太平洋鲑属的许多品种也叫做Salmon,只是加上一个产地以示区别。所以“三文鱼”并不完全等同于英文里的Salmon。

虹鳟鱼也是太平洋鲑属中的一种鱼类。这些品种多数是在低温淡水中生长的,所以能够在青藏高原等内陆地区养殖。因为外形跟三文鱼很相似,生物学上也算近亲,所以被商家称之为“淡水三文鱼”“冷水三文鱼”,有的甚至省略前缀直接称之为“三文鱼”。

为什么不应该把虹鳟鱼叫做“三文鱼”?

在食品中,确实有许多约定俗称的名称跟生物学分类不一致的情况。如果从商品命名的角度抬杠,既然别的太平洋鲑可以叫做“XX Salmon”,为什么就不允许虹鳟鱼叫做“淡水三文鱼”呢?

商品名称的确不需要像生物学分类那样严谨,尤其是在“约定俗成”的情况下。但是,可以接受这种命名的前提是不误导消费者,尤其是这种误导还可能影响食品安全健康。

三文鱼是洄游鱼类,通常作为刺身原料的三文鱼是在海里捕捞的。相对于淡水,海水里的寄生虫要少一些,一般是异尖线虫和裂头绦虫。这些寄生虫不耐低温,经过深度冷冻会被冻死。所以,海洋捕捞的三文鱼经过规范的深度冷冻,就可以放心生吃。

也有养殖的三文鱼,通常来说,养殖水产对于水质有更好的掌控,寄生虫、病菌感染的风险都会更小一些。

而虹鳟鱼一直生活在淡水中。淡水里的寄生虫种类和数量都会更多,比如阔节裂头绦虫、肺吸虫、肝吸虫、颚口线虫等等。生吃虹鳟鱼或者其他的淡水鱼虾,就有相当大的风险感染这些寄生虫。

当人们听到“三文鱼”这个名字,会想当然地认为可以生吃。在商品营销中,“淡水三文鱼”“冷水三文鱼”往往以“新鲜”“现杀”作为卖点,给消费者造成“更好吃”“更安全”的误导。

当一种商品命名可能会导致食品安全和健康方面的隐患,就不该被允许。但显然利益团体为了扩大利益做出了背道而驰的举动